• Home
  • 未分類
  • 戰釁冷冷的瞥了向天明一眼,向天明的手動了一下,手裡面出現了一把武器。

2020 年 11 月 20 日, 0 Comments

戰釁冷冷的瞥了向天明一眼,向天明的手動了一下,手裡面出現了一把武器。

血魔女的臉色極為難看。

眼淚不斷的流著,沒多久,她胸前的衣服完全的濕了。

她血魔女,只為自己的明哥哥而哭。

「天明,不用為難了。我們去一趟天門如何?」猛然間,戰釁來了這麼一句。

向天明一愣,沒有想到戰釁突然間會這樣說。

「好。」向天明鬆了一口氣。

現在,讓他做什麼他都會答應。

總比讓他做出抉擇要好的多。

戰釁回到了自己的金屬生命當中,向天明也是跟了進去。

金屬生命朝著天門的方向出發了。

血魔女看著金屬生命離開,雙膝跪地,雙手也撐著地面,大聲的哭了起來。

這哭聲撕心裂肺。

楊風和歐陽若蘭都是忍不住的輕聲嘆氣。

讓人聞名喪膽的血魔女也有如此脆弱的時刻。

血魔女哭泣了一番之後,還是悄悄的跟上了戰釁的金屬生命,她還是想要保護向天明,不想向天明出事。

無論向天明對她如何,她都深愛著向天明。

楊風和歐陽若蘭也是乘坐金屬生命,遠遠的跟著。

「戰釁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呢?為何要返回天門呢?」楊風有些不解:「尤其是她竟然因此而放棄了讓向天明殺死血魔女。」

「我想想。」歐陽若蘭直接的閉上了眼睛。

「她是為了你。」

楊風聽到這句話不由一愣,隨即笑道:「果然,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睚眥必報。只是,帶著向天明去她就能佔到便宜了嗎?」

「她可能對你有意思。」歐陽若蘭調皮的看著楊風。

楊風剛才喝的一口水直接的就被他吐了出來。

「你沒開玩笑吧,那女人應該恨死我才對⊥算她真的非疇譜對我有意思。也不該帶著向天明來啊。」楊風無語。

「她應該想找罵。」歐陽若蘭眨了眨眼睛。

「天底下竟然有這樣的女人。」楊風不相信,即便這話是歐陽若蘭說出來的。

「到時候你就知道了。她要找罵,還要氣血魔女。」歐陽若蘭掩嘴笑道。

「過不了多久我們就知道答案了。這個女人,真是戰天宗宗主的女兒嗎?」楊風很是無語。戰天宗宗主知道自己女兒的所作所為不知道會怎麼想。

楊風和歐陽若蘭乘坐的金屬生命跟著戰釁的金屬生命。

直到返回天門。

「天門門主,出來。」 煉蠱 戰釁在天門大門外面大聲的喊道,聲音很大,紫荊山脈的人幾乎都能聽到。

「我在你後面呢。」隨即,她就聽到了讓她憎恨的聲音。

戰釁臉色一變,然後扭過了頭,很是驚訝的看著楊風,對方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了?自己竟然都沒有感應到。

自己身旁的高手也沒有感受到。

[記住網址.三五中文網] h3>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沒興趣/h3>

「你怎麼又來天門了?你不知道,我們天門不歡迎你嗎?」楊風看著戰釁,淡淡的說。

「我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。你管得著嗎?」戰釁狠狠的瞪了一眼楊風,厲聲的說。

「這不是天明兄嗎?你怎麼來了?你不是和血魔女正你儂我儂呢。現在怎麼又和這個誰在一起了。」楊風隨即看向了戰釁身旁的向天明。

「你。你不要胡說八道。」向天明隨即暴怒。

這個天門門主,他肯定是故意在這裡挑撥離間呢。

他覺得對他不利的消息估計就是這個天門門主傳出去的。

「哪句話是胡說八道的呢?」楊風淡笑回應。

「天門門主,你這樣有意思嗎?我來這裡是陪釁來的,你知道釁的身份嗎?」向天明兩眼冒火看著楊風。

「閉嘴。」戰釁有些惱火的看著向天明。

這個天門門主根本就不會將她的身份當回事。

向天明現在提起這個,那不是自蠕辱嗎?

「天門門主,你知道,我來這裡做什麼嗎?這是我的夫君。」戰釁看著楊風,薄了身旁的向天明。

向天明不由的呆住了。

他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。

戰釁還從來沒有這麼主動的抱過他。

「這又如何?」楊風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這女人到底要做什麼,楊風有些不解。

若蘭說這女人要氣血魔女,要讓楊風罵她。

她和向天明摟摟抱抱的確實會讓血魔女生氣,估計在一旁正默默的落淚呢。

但是讓楊風罵她,這樣的行為還遠遠夠不著吧。

「我們兩個準備在天門這裡行夫妻之實。」戰釁對著楊風來了如此一句。

這樣的話說出來之後竟然沒有哪怕一點的羞恥之感。

「混蛋,這是我們天門的大門口。」楊風忍不住的破口罵道。

見過不要臉,沒見過不要臉的。

這女人竟然已經開始脫衣服了。

楊風有一種直接的將對方滅了的衝動。

簡直是污染自己眼睛。

戰天宗的宗主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女兒。

簡直是丟戰天宗宗主的人嘛。

「又不是在你們天門裡面,我們想怎麼做是我們自己的事情。和你有關係嗎、」戰釁聽到楊風破口大罵,反而很是興奮。

她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想被這樣罵。哪怕自己在做看起來丟人的事情。

「要麼你殺了我,要麼你求我。」戰釁對著楊風挑釁的看了一眼。

「你。」楊風一怒,不過隨即就笑了:「好,你們就在這裡開始吧。我要好好欣賞一番。而且,我還會把視頻賣出去。戰天宗宗主女兒和人如此親熱的畫面,那絕對是價值連城啊。」

這戰釁真是腦子有問題,也只有這樣的人會想出這樣的辦法來找罵。

還讓楊風求她。

真是腦子進水了。

這件事情,楊風又不吃虧。

向天明也是連忙阻止了戰釁的動作。

他也沒有想到戰釁喊他來竟然是如此的目的。

這是怎麼想的?

這可是丟人現眼的事情。

「楊風,這樣一來咱們天門就要出名了啊。說不定能吸引更多的強者呢。」歐陽若蘭站在楊風身旁,笑著說道。

「我來負責從各個角度錄像。」妞妞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了,坐在楊風的肩膀上面,興緻勃勃的說道。

她的手上有著微型錄像設備,亞特城產的,解析度特別高。

「哪來的孝子,滾一邊去。」戰釁心裏面正惱火呢,她本來覺得自己想了一個好主意。

這個天門門主肯定會屈服的。

結果,這就是一個徹底的餿主意。

自己還被一個挾孩嘲笑。

她怎麼能忍受。

說話間,她就準備對妞妞出手。

不過卻被向天明攔了下來。

妞妞的本事,向天明是知道的。

戰釁僅僅是神王巔峰的實力,怎麼可能是妞妞的對手。

如果要是戰釁對妞妞出手的話,吃虧的絕對是妞妞。

「你敢攔我?」戰釁對著向天明厲聲的說道。

這個在她面前總是唯唯諾諾的傢伙竟然敢阻止自己的行動。

「那芯頭很厲害。」向天明連忙的解釋。

他只是不願意戰釁吃虧而已,戰釁怎麼就不理解呢。

「向天明,你果然越來越沒用了。什麼都做不好。現在竟然連一個孝子都害怕。要你有什麼用呢?」戰釁看著向天明,冷笑道。

「釁,她可能和血魔女打成平手的。」向天明連忙暗中給戰釁神識傳音解釋。

「哼。」戰釁對著向天明冷哼了一聲。

她是誰,戰天宗宗主的女兒,怎麼可能怕一個孝子。

「芯頭,你是誰家的娃?」戰釁看著妞妞冷聲的說。

「這是我女兒。」楊風淡淡的看著戰釁。

這個女人,今天來這裡到底要搞哪一出呢?

如果不是他是戰天宗的大秀,楊風早就滅了她了。

楊風真是搞不懂,這樣一個女人,向天明這樣精明的人怎麼會喜歡呢?

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瘋子。

「你都有女兒了?」戰釁看著楊風,有些激動的問。

「這與你有關係嗎?」楊風看了一眼戰釁,冷笑著說。

「天門門主,在這混亂之地可不好混,我給你個機會,如果你能抓住的話,就能靠上我們戰天宗這棵大樹,如何?」戰釁猛然間一笑,對楊風拋出了一個誘餌。

楊風一愣,這戰釁到底是什麼性格。

這轉變的太快了吧。

剛才還對自己恨得咬牙切齒,現在突然間就對和顏歡笑,好像兩人關係很緊密一般。

「沒興趣。」楊風沒有考慮,直接回復。

這個戰釁,他看到都感覺噁心,和她合作?

再說,戰天宗也不是天門合作的對象。

「你。」戰釁用手指指著楊風,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。

「這裡不歡迎你們。走吧。」楊風淡淡的說道。

隨即,扭頭就走。

一看到這戰釁,楊風就反感,偏偏現在這女人又殺不得。

「向天明,你想和我結婚嗎?」戰釁眼中閃現了寒光,對著身旁的向天明開口。

「當然。」向天明立刻的回答。

他為何想在混亂之地闖出名頭,不就是為了這個戰釁嗎?

「現在,只要你將天門給我破壞了,我就和你結婚。不用殺太多的人。這點能力你應該有吧?」戰釁對著向天明說道。

她也知道,向天明在這裡不可能為所欲為,天門可是有不少高手的。但是破壞天門,向天明是有這個能力的。到時候,這個天門門主應該發狂吧,她就喜歡看這樣的嘲。

[記住網址.三五中文網] h3>第一千五百零七章血魔女之死/h3>

「好。」向天明立刻的答應了下來。

現在,天門應該沒有進行空間封鎖。

Writ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loading...